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电子书屋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33章 张翀抉择!(为新盟主泥岚轩真贺)

第233章 张翀抉择!(为新盟主泥岚轩真贺)

(恭喜泥岚轩真成为本书新盟主,感恩涕零!顺便求下月票和助力卡)

足足好一会儿之后,张翀的目光才渐渐恢复了焦距,看清楚了眼前的儿子。

这一次睁眼,他真的仿佛恢复了新生。

“肠痈是绝症,也能治?”

张翀虚弱道,他当然知道自己这是什么病,觉得此次已经必死无疑了。

张洵喜极而泣。

此时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他内心的狂喜。

原本他的整个世界都要崩塌毁灭了,心中的高山都要倾覆了。

此时父亲竟然活了回来。

沈浪说过第一个指标很重要,病人能不能在第一时间苏醒过来,如今刚刚过去几个时辰,父亲竟然真的战胜了黑暗病魔苏醒了。

“是沈浪救了您,真是神技,神乎其技啊。”

一直到现在张洵都觉得完全不可思议。

知道沈浪智近乎妖,但没有想到竟然如此厉害,肠痈这种绝症都能治好。

而且还用匪夷所思的方式救治好。

听到张洵的话后,张翀不由得一愕,目光变得无比复杂。

然后又长长松一口气。

这个世界真是造化弄人,没有想到最终挽救自己生命的竟然是曾经最大的敌人。

“张公终于醒来,这条性命总算是保住大半了。”

沈浪走了进来。

张洵本来想要跪下,但终究没有跪。

大恩已经不能言谢了。

张翀望着沈浪,神情仿佛有些复杂,一下子难以启齿。

这辈子他跪过国君,感激过祝戎,感激过宁启王叔等等。

但还没有受过这么大的恩情,活命之恩。

竟然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间他虚弱的面孔竟然有些忸怩。

“沈公子要灭苏氏,进行到哪一步了?”

终于,张翀憋出了一句话,还是谈正事比较自然。

沈浪掰着手指头道:“大概还有十三天,就要决战了。”

旁边的张洵听之一愕,五王子宁政也不由得一愕。

这决战怎么还具体到哪一天啊?

关键这个张翀此时敌我难分,你竟然和他说得这么清楚吗?

张翀想了一会儿道:“是对方先动手,然后绝地反击?”

沈浪服气了。

跟这么聪明的人讲话实在是太省力气了。

沈浪仅仅只说了一个十三天,张翀就断定沈浪和苏难这场决战,应该是苏难先动手。

这里面的逻辑关系非常复杂的。

现在国君比较喜欢沈浪,那么对沈浪致命一击的时刻,就必须挑选国君最恼怒之时。

国君此人刻薄寡恩,最喜欢迁怒于人。

当你要害一个人的时候,一定要趁他心情最羞怒时,定能事半功倍。

若沈浪主动攻击苏难,会选择国君欣喜时,因为国君心中对苏难是不喜欢的。

而苏难则反之。

紧接着,张翀道:“这次国君和吴王边境会猎,你不看好,你觉得国君会输?”

沈浪点头,再一次叹为观止。

张翀就是张翀,哪怕刚从大病中苏醒过来,脑子就如此犀利敏锐。

他的高烧刚刚退,脑子应该一片混沌才对啊。

张翀点头道:“我也这么觉得,之前每一次会猎吴王输只是示弱而已。如今我越国陷入南殴国叛乱的战争泥潭,吴王会借机强势起来,所以这次会猎,国君会输。”

不仅张翀看出了,苏难也看出来了。

这十几天时间,苏难和沈浪停战,享受了难得的安静时刻。并不是休战,也不是谁要舔伤口。

之前的交手,沈浪小赢了一阵,但双方谁都没有受伤。

之所以暂停,就是等待国君和吴王的会猎结果。

“你有破绽?”张翀道。

”对。“沈浪点头道:“而且是正常方式无法弥补的破绽,是瞬间能够置于死地的破绽。既然无法弥补,那就将这个破绽放大,然后灌满毒药,给予敌人致命反击。”

张翀想了一会儿,然后点头道:“我大约知道了。”

接着,张翀又道:“沈浪你很用险,这一战胜负几乎是顷刻之间,会很险恶。”

为何沈浪一说,张翀就知道是哪个破绽?

因为沈浪之前是张翀最大的敌人,沈浪身上的每一个破绽都被他研究过无数遍了。

那个致命破绽,张翀当然知道。

只不过,他权衡再三后终究没有用。

因为有些事情苏难可以做,他张翀不可以。

不仅仅是底线问题,而且还是人物属性的问题。

沈浪道:“张公认为此战,我胜算如何?”

张翀想了好一会儿道:“你谋划那么久,步步算计,胜算当然不小。但是想要一举扳倒苏难太难了,此人经营了几十年,在朝中根基太大,关键他垄断了羌国的所有外交,苏难一倒,羌国就要发难。如今南殴国战局已经如此焦灼,一旦羌国加入进入,后果不堪设想,除非……”

顿时张翀住口不言,朝着沈浪望来,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

除非羌国内乱,自顾不暇。

他在大理寺内,对外面的政事已经两耳不闻,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儿子张洵的亲笔信。

就算这些信也是被大理寺挑挑拣拣,多番刁难之后,才送到他手中。

但沈浪出使羌国这么大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

沈浪点了点头道:“羌国快要乱了。”

张翀又道:“羌国武士焚烧神庙这件事?”

沈浪又点了点头道:“也是我所为。”

张翀震惊,不可思议。

旁边张洵不由得一愕,沈浪连这等秘事都说出来?

要知道张家可算是他敌人啊。

沈浪何止在张家面前说出来,还在国君和苏难面前说出来了。

关键是张翀知道沈浪的秘密更多,比焚烧圣庙致命得多的秘密都有。

旁边张洵道:“如此说来,沈兄让羌人焚烧圣庙,不是为了救金木聪?”

沈浪道:“恰逢其会,一箭双雕。”

张翀闭上眼睛,难掩心中的震撼。。

他此时依旧发着低烧,但是毕竟刚从高烧降下来,冰凉凉的舒服。

虽然有些头昏目眩,但也并不是很妨碍思考。

沈浪的整个计划在他的脑子里面串联成线,瞬间变得清晰起来。

第一步焚烧圣庙,第二步出使羌国,第三步朝堂决战,第四步消灭苏氏。

厉害!

太厉害了!

一环扣一环,时间甚至精确到几天之内。

而且利用了天灾人祸和大局。

羌国天花爆发,国君会猎。

只要卡住这两个时间点,就能料敌于先。

一旦知己知彼,就百战百胜了。

上一次在玄武城,沈浪就是这样走一步看三步,四步,方才大获全胜。

当然,张翀也走一步看三步,四步。

双方几乎是在下明棋,结果沈浪运气好了那么一点,最终大获全胜。

这一次,苏难能够看穿沈浪的棋局吗?

而且,沈浪胆敢把自己致命的破绽显示给敌人。

这种狠毒果决,确实让人叹为观止。

沈浪道:“张公,如此扳倒苏难够了吗?”

张翀道:“引起国君的私愤已经足够了,但是公义还不够。”

沈浪道:“我还有一件东西,是苏氏上一代人犯下的错误,绝对会刺激国君的逆鳞。”

张翀道:“那还是私怨,任何一个权臣的倒下,都需要一个大义。”

沈浪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想要让苏难在朝中倒台,最关键是要引起国君的私愤,但大义也很重要。

总要一个听上去高大上的罪名。

苏难毕竟是太子少保,镇军大将军,枢密院副使,朝中巨头。

张翀道:“扳倒他的大义我有,而且证据确凿。”

沈浪不由得一愕。

张翀道:“我是新政先锋,而我心中的头号目标并非玄武伯爵府,而是镇远侯爵府。苏氏才是老牌贵族的巨头,新政若拿下他,意义才更加重大,实在是国君都拿不下苏氏,才会挑金氏家族动手。”

接着张翀道:“十三天,还有十三天时间!你和苏难这一场决战,还是太用险,你朝中几乎没有任何盟友!这样吧,我也来。”

“您也来?我和苏难的恶战,您也来?”

张翀道:“毕竟我也是新政先锋。”

沈浪顿时躬身拜下道:“多谢张公。”

………………

苦头欢的利刃夹在徐芊芊的脖子上,几次要切下去。

什么原则?

关键时刻还讲什么原则?

他几次要砍下徐芊芊的脑袋。

但是手臂里面仿佛注入石头一般,根本就砍不下去。

徐芊芊继续道:“你要什么东西?我男人可以给你。”

“闭嘴,你给我闭嘴。”苦头欢沙哑道。

我苦头欢一生杀人无数,区区一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

只杀恶人,不杀老幼妇孺,仅仅只是一个口号而已,怎么你也当真了啊?

西边三眼邪,东边苦头欢。

大家都是恶人,你还装什么圣人啊?

杀了她,杀了她就算是完成了。

足足酝酿了好久的勇气,苦头欢手中利刃猛地斩下。

“砰……”

徐芊芊床头直接被削去了一块,头发也被切掉了一缕。

“啊……啊……啊……”

苦头欢愤怒嘶吼,他还是下不了手。

“你滚进玄武侯爵府去。”

然后,他直接就只要转身离去,带走徐绣天南的那块牌匾。

徐芊芊此时反而追了上来。

“苦头欢,你想要什么东西?”

“和你无关。”

徐芊芊道:“你去国都找沈浪啊,这个人渣很厉害的,你不管要什么东西,他都能够给你的。”

日!

刚才还口口声声说我男人。

而现在就变成了人渣。

徐芊芊你这改口也太快了吧。

女人就是现实呀,用完就扔掉啊。

苦头欢已经出门了,徐芊芊这个女人反而还追出门来。

“苦头欢你别走啊。”

苦头欢顿时要怒了:“女人,你不要太过分,你还敢追上来不让我走?不怕死吗?”

徐芊芊认真道:“苦头欢,我们都是身处于黑暗中的可怜人,我算是被仇妖儿挽救的。你也需要一个人挽救,你是一个英雄,我不知道你遭遇了什么,但是请你去找沈浪好吗?他会帮你的。”

苦头欢暴怒,沙哑道:“老子不需要任何人帮。”

然后他脚下一弹,身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

越国国都。

“张翀救活了?”国君顿时不可思议惊诧道。

黎隼公公道:“千真万确,沈浪救活了张翀,高烧已经退了,人也醒过来了。”

国君道:“此子竟然有如此高的医术?真是让人不敢置信啊?”

黎隼大公公道:“可不是嘛,肠痈是绝症啊,竟然也能治。”

国君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原配夫人,她当时就是得了肠痈而死的。

如果当时沈浪在的话,她大概也不会死吧。

不过,就算治好了她的肠痈,她大概还是会郁郁而终。

沈浪这小子,先是治好了宁萝,再是治好了宁焱,如今又治好了张翀。

这小子的医术确实神乎其技。

国君下旨道:“不要声张,就当作张翀没有得肠痈,去把大理寺看管张翀的几个牢头和牢卒都杀了。”

“是。”黎隼道。

国君拿起之前拟定好的旨意。

本来打算张翀一死,这封旨意立刻送过去。

如今看来,这道旨意不需要了。

“重新拟旨,张翀所谓贪污国库一案,纯属子虚乌有,谣言捏造,抓捕有关诬告者。张翀无罪释放,官复原职。”

黎隼大公公顿时叩首道:“是。”

他声音还微微有些抖。

国君不由得朝他望去一眼道:“你又演什么戏。”

黎隼道:“没,没什么。”

黎隼只忠诚于国君,所以对忠君的官员尤其好感。

对于张翀之前的不平遭遇,他当然也非常难受,只不过宦官不得干政,他的任何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服从国君的旨意。

所以这半年来半句求情的话都不敢讲,但如今张翀官复原职,他还是有些激动了。

………………

大宦官黎隼来到张家宣旨。

“张翀贪污国库一案,纯属诬告,子虚乌有,无罪释放,官复原职,钦此!”

张翀枯瘦的身体拜伏在地,颤抖道:“臣谢恩!”

黎隼大公公上前将他搀扶起来道:“张大人好好养病,陛下身边还少不了你这样的臣子。”

张翀拱手道:“多谢黎公公。”

黎隼握了一下张翀枯枝一般的手,然后离去。

………………

张翀官复原职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朝堂。

许多官员忍不住嘘吁,这人的机遇真是难讲啊。

这半年来算是张翀最惨了,无缘无故被关押在大理寺监狱里面,眼看一辈子都出不来了。

而且还得了重病,眼看就要死了。

结果没有想到不但活了,反而还官复原职。

真正是绝地求生啊。

从此之后,御史台就多了一个右大夫了。

御史大夫王承惆有些皱眉,希望张翀乖巧一些。

你这个职位只是一个过度而已,万万不要喧宾夺主。

御史台只能有一个声音,一个首领,那就是我王承惆。

…………

两日之后,国君离开国都,前往边境线和吴王会猎。

所谓的会猎,就是另类的比武三战。

吴越两国常年大战,二十几年前因为艳州之变,卞逍带着十万大军南投越国,致使吴国大败。

从那之后,吴国一直休养生息,就没有再爆发大战。

但是两国边境摩擦不断,争斗不断。

人天生就是好斗,没办法的。

两国既然不能交好,那总要斗一个输赢,又不能真的打仗、

怎么办呢?

两位国君在边境会猎。

文对弈,武厮杀。

文对弈,就是两个国君下棋。

武厮杀,就是两国派出精锐的骑兵,在一个大空地上对冲厮杀。

这也是贵族之间的老传统了。

吴越两国,每隔五年一次国君会猎。

之前每一次,越国都大获全胜,大涨国威。

宁元宪的棋艺很高,每一次都能将吴王杀得丢盔卸甲。

越国的骑兵,也每一次都能击败吴国骑兵。

整整二十几年,都是如此。

但宁元宪乐此不疲,他是一个多么虚荣的人啊。

恨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宁元宪文治武功样样顶尖,我越国才是真正的南方霸主。

而今年,他尤其看中会猎的胜负。

因为南殴国叛乱已经打了一年多的,到现在战况都无比焦灼,没有任何明朗的意思。

国君先后已经调入二十五万大军进入南殴国了。

但是沙蛮族那群恶棍仿佛死不完一样,源源不断加入战场。

而且南殴国主矜君那个畜生,竟然越打越厉害,竟然打出了几分雄主的感觉出来了。

更可怕的是,随着战局的深入,南殴国和沙蛮族的关系竟然变得亲密起来。

沙蛮族的这群恶棍竟然越来越欣赏矜君,竟然有种要将他奉为沙蛮族领袖的意思。

在这个关键时刻,国君尤其需要一场又一场胜利来提振国威,提振君威。

上一次出使羌国的胜利,就被他吹成了不世之功。

而这一次国君会猎,那就更重要了。

若是在会猎上,他击败了吴王,那就可以接着向天下吹嘘。

我越国再一次击败了吴国这样的大国,区区南殴国之乱,疥癣之疾,不足挂齿。

打一个比喻。

这五年一次的国君会猎,胜意义比二三十年前我们国家参加奥运会还要重大。

当时我们的国家急需在世界提升名望,而奥运会是最好的舞台,所以我们当时对金牌才会如此迫切。

所以对于宁元宪来说,吴越两国的边境会猎,不仅仅是外交战场,还是政治战场,军事战场。

只能赢,不能输!

国君出战,三王子随行,太子留守国都。

枢密使卞逍,枢密院副使种鄂和南宫敖陪同随行。

枢密院副使苏难留守国都。

一直以来,苏难拼命巴结国君,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跟在身边。

这一次,却没有随行。

……………………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

距离沈浪和苏难的朝堂决战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这一次,生死存亡。

这几天沈浪的日子过得实在是超级安静啊。

就是太寂寞了。

冰儿肚子越来越大了,就算她身怀绝技也没用啊,能看不能能吃。男人毕竟是要吃主食,要吃肉的,光吃水果可不行。

但沈浪在国都已经没有肉可以吃了啊。

每一次经过一些青楼的时候,沈浪都蠢蠢欲动。

听说里面有好多清倌儿,都还是处子呢。

娘子说了,只要别找不干不净的女人就行。

我家宝贝娘子就是深明大义,那为夫就却之不恭了。

要不然,我就偶尔破戒一次?

而且,我和苏难的大决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那可是生死之战。

我需要好好放松一下身心不是吗?

那些纯洁无瑕的处子娇娘,多可人啊。

就算我不去睡,她们的初次也会卖给一些粗俗的商人啊。

我长得这么帅,完全是做善事,拯救众生啊。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啊。

浪爷用了足足一个时辰说服自己,然后乔装打扮,豪迈地踏进了青楼的大门。

但是……

脚步刚刚迈进门,就再也走不下去了。

脑子里面浮现的都是木兰宝贝充满爱慕和依恋的目光。

于是,他又很怂地退了回来。

但晚上实在很难忍啊。

于是,第二天他给自己鼓足了一个半小时的勇气,然后再一次迈进了青楼大门。

但是,还没有走上楼梯,又退了回来。

就这样反反复复四五次,有一次都上楼了,但还是退了出来。

唉!

每一次脑海里面都浮起木兰宝贝的脸蛋和眼神。

还有仇妖儿充满鄙夷的面孔。

终究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浪爷发现,自己没有那么人渣。

本来也没事的。

结果有一天遇到了母老虎公主宁焱从青楼外面的大街经过,尽管沈浪乔装打扮过,但她一眼就认出了。

“咦,沈浪你怎么在这里啊?”

“哦,你想要去嫖宿!”

“人渣!”

然后,宁焱公主扬长而去。

旁边人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这个进进出出青楼好几次的男人竟然是沈浪啊。

哎呀!

竟然是沈浪公子啊!

于是,几个老鸨拥了上来。

“沈公子,别走啊,别走啊!”

“沈公子莫非没有看中的姑娘,你看奴家如何?奴家虽然已经是老鸨,但一身绝技可还没有丢掉啊。”

平时战无不胜的浪爷,狼狈逃窜。

那一瞬间,沈浪真的想要将宁焱这只母老虎活活弄死。

妈蛋,你坑我不是一次两次了啊。

造孽啊!

日了狗。

然后,浪爷出名了。

有人一句话总结沈浪。

欲进不能。

后来就更过分了,直接说沈浪那方面不行的,所以才进进出出大门好几次。

沈浪肯定是不行啊,要不然金木兰女神怎么还没有怀孕呢?

沈浪不行!

名声传到五王子宁政那边,他的目光都有些怪怪的。

浪爷欲哭无泪。

心中就更加想要弄死宁焱了。

但是,打不过她啊。

这几天,沈浪几乎天天和云梦泽,宁焱厮混在一起吃喝。

每次一见面,宁焱就喊:“人渣!”

过了几天后!

她又在人渣后面加了一个词,窝囊废。

真的好想弄死她啊!

…………

距离国君和吴王边境会猎结束,还有两天。

那么距离和苏难朝堂生死决战,也是两天!

浪爷已经守身如玉二十几天了。

整个人都要炸了。

今天又去和云梦泽,宁焱厮混喝酒。

宁焱这只母老虎,越来越过分了。

穿的衣衫越来越薄,越来越红了。

关键她还喜欢穿紧身马裤,顿时那劲爆的身材就更加惹火。

简直就要裂衣而出!

关键她长得又要艳丽。

又喜欢喝酒。

喝得脸蛋红扑扑,嘴唇娇艳欲滴。

整个人就仿佛绽放得如同牡丹花的玫瑰。

艳绝人寰,夺目逼人。

沈浪已经不看她了,害怕看多了出事。

他就专门和云梦泽说话。

“人渣,窝囊废!”

母老虎要斗酒,沈浪没有理会,于是这两个词脱口而出。

帝国大使云梦泽道:“浪弟,你有大事要发生?”

沈浪道:“哥,你看出来了?”

云梦泽道:“连你这样的人都有些紧张,那肯定是大事。”

肯定是大事啊。

苏难是朝堂巨头啊,这一场朝堂决战,直接关系生死存亡。

就算沈浪已经谋划好了一切,还是会很紧张。

宁焱一听,不由得扭过身来道:“什么事?”

她这一扭,蛮腰下曲线顿时要炸了。

沈浪再一次避开目光。

“是啊,生死存亡的大事。”沈浪道。

云梦泽道:“就在这几日?”

沈浪道:“就在这几日。”

云梦泽道:“吾弟,你这种紧绷的状态不行,要放松一些。为兄无权无势,就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你了。”

然后,云梦泽酒壶亲自给沈浪和宁焱倒酒。

沈浪一杯接着一杯喝。

母老虎公主一杯接着一杯往下灌。

很快沈浪发现不对。

浑身浑身越来越热了。

身体里面仿佛有一团火焰烧起来。

完全抑制不住啊。

再看宁焱,整个人也仿佛着火了一般,大口喘息,望向沈浪的目光也狂野如焰。

这,这酒里面被下药了。

眼看沈浪和宁焱两个人都药效发作。

云梦泽起身,左手提着沈浪,右手提着母老虎宁焱公主,走进房间之内,将两人扔在一张大床上。

“浪弟,不用谢!”

“焱妹,好好享用啊!”

然后,云梦泽直接将房门从外面锁上。

“母老虎,你要干嘛?你别过来,别过来啊!”

………………

注:第一更七千送上,月票落到十三名几十票就可以追上,兄弟们帮帮我好吗?眼巴巴哀求看着你们!

谢谢陶哥1224的万币打赏。

喜欢史上最强赘婿请大家收藏:(www.dianzishuwu.net)史上最强赘婿电子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 史上最强赘婿全文阅读 - 史上最强赘婿txt下载 - 沉默的糕点的全部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电子书屋

猜你喜欢: 帝霸万古天魔全职法师九幽天帝神道丹尊元尊修罗天帝超强手机系统绝世武魂太初万古最强宗异世灵武天下九转道经武神血脉第一战神太古龙尊华山神门开天录妖神记奥术神座斗天武神永恒圣帝这个地球有点凶九龙神鼎战天龙帝神魂丹帝
完本推荐: 盖世帝尊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在都市全文阅读娇妻如云全文阅读花香满园全文阅读蜜宠小妻子:总裁新宠18岁全文阅读鬼王萌妃:殿下,滚远点全文阅读神算大小姐全文阅读她的小梨涡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全文阅读血冲仙穹全文阅读冰火魔厨全文阅读刀破苍穹全文阅读乾坤剑神全文阅读鸿蒙心尊全文阅读诛仙全文阅读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全文阅读抗日之浩然正气全文阅读绝代神主全文阅读最强特种兵之龙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来自地狱的男人超强兵王在都市修改超凡韩四当官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我真是非洲酋长怀念那逝去的青春乘龙佳婿战场合同工修道红尘间仙武帝尊宿主绝品神医末日终战临渊行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诸天万界剧透群夫人每天都在作妖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穿越星际:妻荣夫贵都市超级医圣仙韵传冥王退休计划婚后忽然得宠玉玺记舰队司令斗破苍穹神之炎帝神农小医仙九天随身带个狩猎空间

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史上最强赘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史上最强赘婿txt下载手机版 - 沉默的糕点的全部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电子书屋移动版 - 电子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