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电子书屋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72章 浪爷之刀!举国战栗!

第272章 浪爷之刀!举国战栗!

天西行省中都督带来的所谓五千兵马都是一些什么人呢?

三千是行省驻军,绝对的二线军队,而且还被苏氏家族腐蚀得完全不堪用了。

剩下两千人都是梁永年临时招募军队,全部由衙役,民军,流氓打手组成。

在战局最危险的时候,宁元宪都从来没有指望过梁永年的这五千狗屎军队。

苏难宁愿花大价钱去雇佣大劫寺的僧兵和西域雇佣军,也压根不想要梁永年这五千大军。

太废了。

比二战的意大利还要渣。

沈浪麾下虽然只有两千羌国骑兵。

但是马背上的民族,岂止是说说的。

杀起人来,完全就如同发疯的野狗。

挡都挡不住。

面对梁永年的渣军队,那真是比砍瓜切菜还要容易。

完全是一边倒的屠杀。

短短片刻内,就杀了上千人。

梁永年顿时头皮一阵阵发麻。

沈浪你疯了啊!

我这也是官军啊,起码举着是天西行省中都督府的旗帜。

你率领羌国骑兵击杀越国官军?

你,你这不是谋反是什么?

“沈浪,你谋反,谋反……”

接着梁永年大呼道:“乡亲父老们,你们看啊,羌国骑兵杀人了,他就是你们的仇人,你们冲上去报仇报仇啊。”

但是现在这几千民众哪里敢靠近啊。

他们是凭借一股血气之勇,而且仗着有梁永年大军撑腰,所以这才敢来讨回公道的。

没有想到沈浪压根不讲理,直接就翻脸杀人。

于是他们赶紧飞快退让到两边去,远远地旁观。

梁永年的五千渣军,顿时间被杀得鬼哭狼嚎,拼命奔逃。

但是他们大部分是步兵,没有什么骑兵。

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

这群羌国骑兵追击而上,一个个追杀。

梁永年的五千渣军,要么被踩死,要么被砍死。

跪在地上也没用,杀红眼的羌国武士,直接一刀挥去,斩飞了脑袋。

梁永年赶紧疯狂奔逃。

沈浪疯了,他就是一个疯子。

压根不讲政治手段的疯子。

但他怎么可能跑得掉?

武烈率领几十个斗奴,狂追而上。

将梁永年剩余的几十名武士杀得干干净净,然后拧着他的脖子抓了过来。

将他按倒在地。

梁永年浑身颤抖。

他率领五千大军,几千民众来围堵沈浪,真的就是想要制造乱子,让这群民众围攻沈浪,让羌国骑兵忍不住开刀杀越国民众。

这样一切都成为既定事实了,沈浪当着所有人的面引蛮族入境对无辜民众大开杀戒。

那么之前的一万多人,也就是他杀的了。

没有想到沈浪竟然如此狠毒,一口气将他的军队几乎杀光,冲上来的几十暴民也被杀了。

“沈浪,你……你疯了!”

沈浪望着这个梁永年道;“你想干嘛?我问问你,你想干嘛吗?”

梁永年大声道:“为民除害。”

我艹!

沈浪拿着一把匕首,直接削去了梁永年的耳朵。

“说人话,说人话……”沈浪大吼道。

梁永年只觉得一热,鲜血涌出,一只耳朵不翼而飞。

顿时,他发出凄厉惨呼。

“啊……啊……啊……”

沈浪道:“梁万年,说人话行不行啊?”

我艹你大爷,你让我说人话,割我耳朵做什么?

你让我说人话,又不是听人话。

沈浪道:“把白夜郡水搅浑,让我从有功变成有罪,然后你和郑陀就抢走灭苏氏的大功你?”

“梁永年,你们栽赃我屠戮无辜民众?泼我脏水?”

“无所谓啊,我就是杀了!”

沈浪一会儿手,两个武士把一个白夜郡的男人提了上来。

沈浪道:“哪里人?”

那个男子道:“雪岭城。”

沈浪道:“跟我发过财?”

劫掠过的人是有特征的,就仿佛吃过人肉的也够,看人的时候眼珠子都是红的。所以沈浪一眼就认出来,这个人应该之前跟过他的队伍劫掠过。

那个男子面孔一阵抽搐。

沈浪问道。“既然发财了,而且还逃过了苏氏的追杀,为啥不去过好日子,反而来闹事呢?”

那个男人面孔一阵抽搐。

“有人花钱雇你来?”沈浪问道。

“没有。”

沈浪道:“那为啥呢?”

那个男子目光露出一丝凶光,却没有回答。

沈浪道:“明白了,就是要找我麻烦,找我报仇对吗?”

对了!

当时沈浪带着他们劫掠发了大财,关键时刻把他们扔在白夜郡城之外,让他们被苏氏军队追杀。

虽然杀他们的苏氏,但他们却无比痛恨沈浪。

恨沈浪欺骗了他们,利用了他们,没有开启城门让他们进白夜郡劫掠。没错,他们不恨苏氏,反而恨带他们发财的沈浪。

沈浪认出来了,刚才冲到最前面,朝着他扔石头的都是之前幸存接下来的劫掠者。

现在被抓了上百人之多。

沈浪掀开他们的衣衫,发现里面有匕首,有吹箭,有砒霜。

有备而来啊。

真的是要杀沈浪啊。

沈浪笑道:“牛逼,牛逼!还真的要过来找我报仇啊?”

“欢迎,欢迎!”

“既然是来报仇的,那就要承担报仇失败的后果。你们是来杀我的,那我得还啊,不能因为你们披着平民的身份我就放过你们对吧?”

接着,沈浪一声令下:“这群苏氏叛军余孽,全部杀光!”

随着一声令下。

羌国武士们举起刀子,便要将这上百个劫掠幸存者斩杀。

“我们来!”咸奴等女壮士上前,手起刀落。

顿时,将这上百个暴民杀得干干净净。

在场许多人,屎尿齐出。

没有想到沈浪就这么当众杀人。

这些人虽然曾经是劫掠者,但起码现在算是……

全场几千个民众脖子一阵阵发凉。

沈浪望着这几千民众,缓缓道:“白夜郡被劫掠了,被杀了一万多人,你们看到了是羌国武士所为?”

几千民众不敢回答。

“说嘛。”沈浪道。

“就是羌国武士所为,我们看得清清楚楚。”其中一人大喊道:“你率领羌国大军入境,打败苏氏大军,给不起军费,所以让他们到处劫掠杀人。”

沈浪招了招手道:“你出来。”

那个人往人群里面一缩。

“你想干嘛?我是老百姓,敢做不敢让人说吗?”

沈浪一挥手。

武烈快速冲上去,一把将那个人提了出来。

是一个读书人。

沈浪道:“读书人啊?有功名吗?”

那个读书人道:“不才庸碌,才得了秀才功名。”

他这话是骄傲的,因为沈浪没有真正的功名,连秀才都不是,他的举人身份都是恩赐的。

沈浪道:“那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清楚,羌国武士长什么样子?打着天狼鹫旗帜,就是羌国人了吗?好好看清楚!”

其实羌国人和越国人很好分辨的。

羌国是高原,而且放牧为生,所以皮肤发红发黑。

甚至面孔五官也有很大区别。

“看出来了吧!”沈浪道:“看看清楚,这就是羌国武士,一个个又黑又红,又壮又矮又丑,还罗圈腿。”

这话一出,羌国武士们怒目而视。

我艹,你这小白脸什么意思啊?

我们给你打仗,你就这么糟蹋我们?

沈浪目光扫过他们一眼。

顿时,这些羌国武士脖子一缩。

没错,我们是又黑又红,又壮又矮,又丑又罗圈腿。

眼前这个小白脸可是能够引发天神之怒,杀掉羌国几万人的,羌王阿鲁太就是被他弄死的。

惹不起,惹不起。

沈浪朝着那个秀才道:“看出来了吗?好好回忆一下,之前烧杀抢夺的羌兵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个秀才闭目不言。

沈浪道:“说啊,之前烧杀抢夺的羌兵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个秀才道:“谁知道?现在屠刀在你手中,怎么说还不是由你?”

沈浪眼睛一眯道:“原来你心里明白,却故意装糊涂啊,就是要将这口黑锅扣在我身上啊,那行,我成全你!为了证明你的话是对的,我也只能迫不得已了。”

沈浪匕首直接刺入这个秀才的胸口。

众人一声惊呼。

那个秀才嘴里冒血,不敢置信地望着沈浪。

这……这是疯子吗?

沈浪道:“苏氏叛军余孽,杀多少都没有问题!”

沈浪目光望向几千民众笑道:“你们有些人是真傻逼,有些人却是在装傻,有些人是在浑水摸鱼。”

“那么我在这里说一遍,上一次羌国武士烧杀抢夺,劫掠四城,杀戮过万,这件事情和我无关,是有人假冒羌国武士劫掠杀戮,和我无关,你们都听到了没有?”

沈浪高呼道。

顿时,几千民众人群中有人阴声道:“你用什么来证明?你有什么证据和你无关?明明就是你做的,现在想要狡辩,晚了。”

沈浪一指道:“说话的那个人,出来!”

顿时,几千民众中有寂静无声。

那个人隐藏在人群中不做声,心中冷笑不已。

我藏在人群中,你又能如何?

法不责众你动吗?

傻逼小白脸。

沈浪指着人群中的某一个方向道:“那个人就在那片区域,周围的人要检举揭发,将他指出来。”

没有人指认。

人群反而更加紧密一些,将那个人挡在中间。

“有意思,有意思……”沈浪微笑道:“你们就算知道烧杀抢夺的事情和我无关,依旧要和我为敌,依旧在心中敌视我?因为你们的仇恨需要一个宣泄口对吗?”

“行吧,不检举揭发,就把那片区域的人全部抓出来。”

“抓!”

沈浪一声令下。

几百名武士冲进去,将那片区域的几十人全部抓了过来。

刹那间,人群中鬼哭狼嚎,哭天抢地。

“全部杀光,就没错了。”沈浪道:“全部杀光吧!”

这话一出!

顿时几十个人全部指向了一个人。

“是他,是他,刚才说话的就是他!”

立刻被检举出来了。

那个人立刻被抓了出来。

沈浪道:“梁永年的人?郑陀的人?苏氏的人?在这里煽风点火?不过无所谓!”

“将他铡了!”

片刻后,此人被腰斩。

全场又有几个人吓得屎尿齐出。

沈浪望着被抓出来的几十个人。

拿过一个尺子,抽打每一个人的脸上。

“啪啪啪啪……”

打得每一个人嘴角出血。

“现在,没有人打断我说话了吧,现在没有人阴阳怪气了吧。”沈浪道。

几千人勾头,完全不敢言语。

“我刚才说之前羌兵烧杀抢夺和我无关,你们觉得我是在辩解,是在脱罪!”

“错了!这是因为我没有做过的事情,谁也休想栽到我的头上。”

“之前没有做过,但是今天我做了!我不但把你们的人杀了,还把他们打成了苏氏余孽。”

“都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沈浪拿出官印,胡乱把玩:“但是这个官我可以不做的,什么狗屁人心我不在乎。你们这些人的死活,我也不在乎。你们这些傻逼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要去国都告御状,也都无所谓的。”

“我来天西行省是报仇的来了,是灭苏氏来的。什么匡扶正义,什么为民做主,什么力挽狂澜,什么功劳,我统统不在乎的。”

“你们心中诅咒我?没关系!但是谁敢来招惹我,我不管你们是谁,我不管你们有多么可怜,我统统都会杀掉,然后把你们打成苏氏余孽。”

“当然镇远城的子民曾经和我并肩作战过,我会稍稍善待他们。”

“至于你们,死光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我叫沈浪,玄武侯爵府的赘婿,脖子足够硬的人,欢迎来找我报仇!”

“现在如果不想死的,麻烦让开道路,否则被踩死就不要怪我的名单上又多了几个苏氏余孽。”

“三,二,一!”

“滚!”

这话一出,在场几千人无声无息地退开。

“傻逼……”

沈浪重新翻身上马,完全无视几千双充满敌意的目光。

沈浪转身朝着天西行省中都督梁永年道:“梁大人,我们回去吧。”

梁永年捂住耳朵,指着沈浪厉声道:“沈浪,你完了,你完了!你率领羌国骑兵攻打越国官军,形同谋反,你完了!”

接着,梁永年颤抖道:“沈浪,你,你做什么?”

沈浪道:“没什么,怕您走不快,帮您一把。”

梁永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脖子上被套了一个绳索。

绳子的另外一头牵在沈浪手中。

就如同遛狗一样牵着梁永年完全走。

一开始速度还不快,梁永年勉强还能追上。

但是到后面,沈浪速度越来越快。

梁永年再也追不上了,整个人摔倒在地,然后活生生被拖在地上。

“驾,驾,驾!”

沈浪拼命催动战马。

天西行省中都督梁永年的身体就在地上狂拖着。

很快衣衫磨光了,身上的皮肉被磨破了,鲜血淋漓。

“啊……啊……啊……”

梁永年发出无比凄厉的惨嚎,整个人魂飞魄散。

“沈浪,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我招供,我招供,是郑陀,是郑陀的骑兵假扮成羌国的士兵到处烧杀抢夺。”

“他还杀了一万多个无辜民众,杀良冒功。”

“因为我们轻而易举就占领了镇远侯爵,完全没有战斗,所以需要装出激战的假象,我们上报斩杀了苏氏大军八千,所以需要大量的人头,所以才杀良冒功,然后栽赃到你头上的!”

为了活下来,梁永年的声音喊得很大声。

沈浪停下了战马,朝着身后的几千民众道:“现在你们听到了吗?”

都听到了!

已经真相大白了。

杀无辜民众的人是郑陀,而不是沈浪。

但是几千民众的望向沈浪依旧充满了仇恨,刻骨的仇恨。

沈浪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因为很多时候,民众也不需要真相,他们需要一个痛恨发泄的目标。

梁永年对他们和颜悦色,郑陀他们又没有见过,而且郑陀为了收买人心,还把镇远侯爵府里面的部分粮食分给了白夜郡子民。

但是他们见过沈浪了。

而且沈浪趾高气扬,傲慢无比,这就彻底刺痛了他们的自尊心。

所以尽管现在梁永年招认,杀良冒功疯狂劫掠的是他和郑陀。

但这些人心中,还是会把这笔账算到沈浪头上。

没有理由。

就是因为他们恨沈浪。

这就是人心。

在这些底层民众心中,谁对他们说好听话,谁就是好人。

而沈浪一副趾高气扬,冷酷无情的样子,那绝对是坏人,绝对是坏官。

沈浪早就看得透透的,所以他对当官没有一点兴趣。

这种累人的活,还是交给张翀这等人去做吧。

“傻逼!”

沈浪又骂了一句。

然后疯狂加速!

“啊……啊……啊……”

顿时又传来梁永年无比凄厉的惨叫声。

几十里后!

梁永年已经发不出惨叫了,因为大腿以下全部磨没了。

半个时辰后!

沈浪两千骑兵冲入了镇远城内。

而这个时候,梁永年的腰部以下已经被磨没了。

人也早就断气了。

沈浪道:“梁万年的家人,在镇远城吗?”

武烈道:“在,两个儿子,一个弟弟,八个侄子。”

沈浪道:“有什么恶迹吗?”

武烈道:“简直恶贯满盈,这些假冒羌国骑兵烧杀掠夺,这几个人都有份。”

沈浪道:“那就去将他们杀光吧,然后尸体送到镇远侯爵府去,送给郑陀!”

“是!”

半个时辰后!

梁永年在镇远城所有的家人,全部被杀。

外加梁永年那几千人渣军队的尸体,装满了几马车,朝着镇远侯爵府送去!

沈浪道:“军队稍作休整,然后发兵镇远侯爵府。”

武烈颤声道:“公子,我们要攻打镇远侯爵府?”

沈浪点头道:“对啊。”

武烈道:“可是我们已经灭了苏难全族,已经全功了。”

沈浪道:“我本来也不想搭理郑陀,他的女儿郑红线毕竟是金晦媳妇,会有国君收拾他的。但我不招惹他,他却主动来招惹我?他这是逼,逼我灭他全军,灭他全家。”

如果班若宗师在的话,她肯定会知道为何沈浪会有这么多仇人了。

武烈道:“公子,可是郑陀足足有两万大军,而且镇远侯爵府险峻无比,固若金汤。”

沈浪道:“放心,我什么时候打过无把握之战了。我说过要灭郑陀,就一定会灭!”

“既然要平天西行省,就索性彻底洗得干干净净!”

………………

镇远侯爵府内。

郑陀完全惊呆了。

他的面前,整整上千具尸体。

当中就是天西行省中都督梁万年,还有他的全家。

梁万年死状极惨,腰部以下全部被磨没了。

活生生就是被拖死的。

郑陀不由得头皮一阵阵发麻。

“沈浪他是一个疯子吗?疯子吗?”

天西行省中都督啊,说杀就杀了。

这么级别的大官员,哪怕他之前和苏难勾结,但终究没有被定为叛逆。

别说是沈浪这样的芝麻小官,就连张翀,甚至国君之子来了,也不敢轻易杀掉啊。

梁万年这种级别的官员,只有国君才能杀的。

结果,沈浪活生生把他拖死。

不仅如此,还把梁永年的几千军队也几乎杀光了。

带着羌国军队屠杀越国的军队?

这……这是什么操作?

这是疯了吗?

这相当于谋反啊。

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疯狂的人吗?

在郑陀想来,沈浪立下了这天大的功劳,肯定是拼命想要抱住。

所以一旦被泼了脏水,他的第一反应是立刻进入国都向国君辩白,拼命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是这种事情是怎么都清白不了了,跳进怒江也洗不清。

没有想到沈浪非但不立刻进国都辩解,而是直接大开杀戒。

这……这是疯狗吗?

得了病的疯狗吗?

郑陀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啊?他这是为什么啊?他被我栽赃陷害了,他就应该想办法去国都托关系,洗清自己罪名的啊。”

郑隆也百思不得其解。

“父亲,这不正好吗?沈浪越是作死,对我们也有利。”

这倒是的。

沈浪疯狂作死到这个地步,简直无药可救了。

本来郑陀觉得这次自己会有大麻烦了,毕竟当时苏氏造反的时候,他郑陀非但没有全力平叛,反而和苏氏配合演戏,几乎要害死张翀。

而且沈浪还歼灭苏氏主力,立下了不世之功。

没有沈浪竟然主动作死,又犯下了滔天的大罪。

这下一来,剿灭苏氏的主功便由他郑陀独享了。

“哈哈哈,真是要感激沈浪啊,这样疯狂地作死,这下子非但没有功劳,反而有滔天大罪。”

“羌国大军在白夜郡烧杀抢夺,屠杀过万,这件事情本来他还有辩驳的空间。现在他竟然公然杀人,公然攻打越国军队,公然斩杀天西行省大都督,他的罪名谁也洗不掉了。”

“此子完了,此子完了!”

“等着吧,雪片一般的弹劾奏章会将他彻底淹没,整个朝堂的文武百官都会将他生吞活剥的。”

“沈浪小贼,谢谢你的成全啊,这不世之功,竟然归我郑陀一人。”

儿子郑隆道:“父亲,沈浪把这么多尸体扔到我们的面前,这是不是挑衅?他只有两千人,而我们有两万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借机将他杀了。”

郑陀目光闪烁,显得非常心动。

自己军队十倍于沈浪,攻打下镇远城应该没有问题。

沈浪羌军谋反,我平西伯爵借机灭之,名正言顺,是非常好的机会。

杀了这个小畜生,解我心头之恨。

但是犹豫了好一会儿,郑陀还是摇头否决了这个非常让人心动的提议。

因为羌国距离太近了,沈浪一死,说不定羌国女王就率领几万大军前来复仇了。

而且他郑陀手中的两万大军无比宝贵,是安身立命之本,

“不管是太子,还是三王子,都对沈浪处之而后快,接下来满朝文武会对沈浪喊打喊杀的,用不着我们来!”

“我们就坐视沈浪这个小畜生自取灭亡吧!”

郑陀走到窗户面前,眺望着几十里外镇远城。

镇远侯爵府太好了,高高在上,俯瞰众生。

苏难,谢谢你的城堡,从今以后我就取而代之了。

这座城堡就是我郑陀的了,这城堡下的土地,也就是我郑陀的了。

然而!

次日一早!

郑陀收到了无比震撼惊人的消息。

沈浪率领两千骑兵,前来攻打镇远侯爵府。

顿时,郑陀真的要疯了。

他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

究竟是我疯了?还是沈浪疯了?

又或者是这个世界疯了?

沈浪刚刚杀了天西行省中都督梁万年,又杀了几千官军。

如今,竟然来攻打镇远侯爵府?

用两千骑兵攻打?

我郑陀在这城堡内,可是有足足两万大军啊?

而且整个城堡高耸于山上,固若金汤,易守难攻。

你沈浪这是脑子进水,自寻死路吗?

你沈浪是傻逼吗?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啊!

沈浪你这个小畜生既然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

国都这边疯了。

先是惊天的捷报传来。

太子收到捷报,苏氏主力全军覆灭,沈浪立下不世之功。

但太子按住不发,而是让人送到北边防线去,送给国君。

但紧接着郑陀的奏报到了。

郑陀和梁永年竟然攻下了镇远侯爵府,苏难逃去西域。

也就是说,之前还惊天动地的苏氏叛乱,就这么彻底平息了?

郑陀和梁永年还给太子送来了密信,表示了效忠之意。

但是,太子依旧按住不发,送到北边的国君。

但太子按住不发没用啊。

郑陀和梁永年派了十几队人马,疯狂到处宣扬。

天西行省大捷。

郑陀和梁永年大军攻破镇远侯爵府,苏氏叛乱彻底平息。

郑陀伯爵和苏难大战几天几夜,斩首过万。

郑陀伯爵呕心沥血,身先士卒,终于在一个月内平息苏氏叛乱,立下如此不世之功。

苏难联军七八万,郑陀伯爵只有两万大军。

郑陀伯爵以寡敌众,竟然大获全胜。

郑陀伯爵真不愧是我越国军神啊!

在有心人的推动下。

整个国都都彻底沸腾了。

无数民众纷纷上街庆祝这个伟大的胜利。

许多酒馆也凑热闹,免费卖酒半日。

太学,国子监的学生纷纷出动,来到王宫面前,为郑陀伯爵请功。

在有心人的推动下。

郑陀成为了平定叛乱的擎天玉柱,成为了越国力挽狂澜的国之栋梁。

无数的诗词歌赋涌现出来。

几乎所有花魁,都在吟唱歌颂军神郑陀的诗。

而真正立下天大功劳的沈浪和张翀,完全被人忽视了。

为何会有这种局面?

有心人的引导是一方面,但不是主要原因,郑陀在国都没有那么大的势力。

关键是民众的盲从心理。

还有一群读书人天真幼稚。

加上一群天天想要大红,想要凑热闹,要曝光度的花魁。

这群所谓的花魁大部分不是婊子却甚似婊子,天天绞尽脑汁就想要大红大紫,绝对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的,疯狂制造舆论。

这群人一炒。

民众又能知道什么,当然也跟着起哄了,一下子把郑陀和梁永年捧到天上去。

所以郑陀一下子就成为了越国一代军神,成为了平息苏氏叛乱的最大功臣。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关键的原因。

太子坐视!

他不推动,但是也不压制郑陀的炒作。

这个功劳给郑陀,总比给沈浪好。

紧接着!

又一个更劲爆的消息传来。

沈浪引羌兵入境,对白夜郡民众烧杀抢夺,屠杀过万。

人头滚滚,整个白夜郡十室九空。

无数孩子失去了妈妈。

许多父母失去了孩子。

白夜郡家家户户都在出殡,家家户户都绝望恸哭。

此情此景,惨不忍睹。

顿时间,群情愤怒。

无数人对沈浪喊打喊杀。

国贼!

国之奸贼。

最大的越奸!

然而,国都是注定不会平静了。

接下来一个更更劲爆的消息传来。

沈浪残忍杀死天西行省中都督梁万年,率领羌兵屠杀天西行省官军。

顿时间。

整个国都人都傻了。

沈浪,这是要谋反吗?

他这是疯了吗?

这件事情,已经捅破天了。

已经超过了太子的处置范畴,他赶紧将这无数弹劾奏章送到北边,让国君乾坤独断。

………………

北边防线!

宁元宪接到了一个又一个奏报。

苏难逃逸。

郑陀和梁万年激战几天几夜,攻下了镇远侯爵府。

沈浪引羌兵屠戮民众。

沈浪杀梁万年,屠杀数千天西行省官军。

国君宁元宪的脑袋都要炸了。

他马上就要和吴王谈判了,正是最关键的时刻。

现在又闹出了这么多的事。

因为苏氏主力被灭,楚国大军本来立刻偃旗息鼓,准备停战了。

结果现在天西行省,白夜郡又大乱。

于是楚国大军又蠢蠢欲动,再一次和种氏西军爆发了几次小规模的战斗。

御史台的几个年轻御史热血沸腾。

太子不管,他们就来到北边行宫,来到国君面前。

跪在行宫之外,拼命叩首高呼。

“陛下,臣弹劾沈浪!”

“陛下,臣弹劾沈浪大逆不道。”

“陛下,沈浪犯下十三条大罪。”

“陛下,沈浪引羌兵入境,对我越国民众烧杀抢夺,犯下滔天罪行。他无辜击杀天西行省中都督,屠杀我越国官军,形同谋反。”

“臣请陛下,立刻派遣黑水台,捉拿沈浪,明正典刑,凌迟处死!”

“陛下,不杀沈浪,不足于平民愤啊!”

“陛下,臣等为万民请命,沈浪此獠,必杀啊!”

终于。

国君宁元宪暴怒。

他厉声吼掉:“老狗,去,去把外面那些人,给我打杀了,打杀了!”

“给我活活打死!”

“全部打死,若打不死,唯你是问!”

………………

注:第一更送上,饿得发虚我去吃饭,然后接着码字!弟兄们月票一定给我呀,求求你。

谢谢无极日代的万币打赏。

喜欢史上最强赘婿请大家收藏:(www.dianzishuwu.net)史上最强赘婿电子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 史上最强赘婿全文阅读 - 史上最强赘婿txt下载 - 沉默的糕点的全部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电子书屋

猜你喜欢: 武神血脉伏天氏大主宰混沌天经战天龙帝神道丹尊绝代神主万古神帝史上第一密探修罗帝尊神魂丹帝完美至尊万道剑尊修罗武神斗罗大陆帝霸九霄武帝道界天下一世之尊奥术神座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九阳帝尊龙傲战神史上最牛帝皇系统上古之血的世界之旅择天记
完本推荐: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全文阅读天家农女:撩倒冷魅战神全文阅读农家小寡妇全文阅读最强兵王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似锦全文阅读仙帝归来全文阅读通天武尊全文阅读亿万星辰不及你全文阅读二次元的阴阳师全文阅读最强弃兵全文阅读间谍的战争全文阅读武灵天下全文阅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全文阅读超品鉴宝师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偷香邪医全文阅读惹火枭妻:老公,安分点!全文阅读逍遥小神农全文阅读庶子风流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无法逃离的死亡斗武乾坤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重生似水青春美食供应商偷香高手都市大进化时代诸天万界剧透群篮坛紫锋仙魔同修仙帝重生混都市绝世剑神校花的贴身高手重生校园做学霸三寸人间重生民国:战少,我有喜了超神制卡师重生香江之金融帝国御剑江南的十年苏厨吾家娇女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最强医圣无垠重生之第一锦鲤万古神帝都市神级超人叶安天道宠儿开黑店新特工学生

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史上最强赘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史上最强赘婿txt下载手机版 - 沉默的糕点的全部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电子书屋移动版 - 电子书屋手机站